手機細覽 廣東檢察機關加強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十大典型案例
<td id="4iii2"><u id="4iii2"></u></td>
<table id="4iii2"><noscript id="4iii2"></noscript></table>
  • <bdo id="4iii2"></bdo>
    <bdo id="4iii2"><center id="4iii2"></center></bdo>
  • 今天是:
    News GDPP
    當前位置:首頁>檢察業務>經濟犯罪檢察>工作動態
    廣東檢察機關加強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十大典型案例
    時間:2021-04-26  作者:  新聞來源:陽光檢務網  【字號: | |

      ??檢察機關立足職能定位,以高度的政治責任感和使命擔當,將中央關于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的決策部署落實到具體辦案工作中,以知識產權檢察工作高質效服務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為知識產權保護貢獻檢察智慧。在“4·26”世界知識產權日到來之際,廣東省檢察機關評選出10件加強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典型案例,予以公布。 

      案例一 

      胡某某等三人侵犯著作權案 

      案件事實 

      2019年9月至10月期間,被告人胡某某、薛某某、何某某經預謀,由被告人薛某某、何某某利用工作上的便利條件,擅自復制了廣州唯思軟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唯思公司”)《唯思濱海麻將》《唯思射陽麻將》《唯思大豐麻將》(以下簡稱“唯思麻將”)游戲的源文件、源代碼,并對游戲源代碼進行了簡單修改,再經林某某(另案處理)另行設計美術方案后,完成《趣玩濱海麻將》《趣玩射陽麻將》和《趣玩大豐麻將》(以下簡稱“趣玩麻將”)三款“換皮游戲”的開發。隨后,被告人何某某、胡某某、薛某某先后從唯思公司辭職,共同設立廣州華創互娛科技有限公司發行上述“換皮游戲”。2019年12月、2020年1月、2月,三款趣玩麻將先后上線運行。 

      經鑒定,趣玩麻將與唯思麻將在文案文字、排版樣式、目錄源文件、源文件及源代碼等方面相同或者實質性相似。經查證,2020年1月至6月期間,被告人薛某某、何某某、胡某某通過推廣和運營上述趣玩麻將游戲,獲得點擊下載、注冊數量為150532個,真實玩家用戶23186個,通過第三方支付平臺接受玩家充值共計人民幣1763035元。 

      履職情況 

      2020年9月9日,公安機關以胡某某、薛某某、何某某涉嫌侵犯著作權罪移送廣州市黃埔區檢察院審查起訴。9月10日,黃埔區檢察院向唯思公司制發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權利人訴訟權利義務告知書》(以下簡稱《權利義務告知書》)。10月12日,黃埔區檢察院通過黃埔知識產權保護聯盟協作機制,再次召集唯思公司參加“權利人會議”,并制發《民事維權事項告知書》《提示被侵權風險告知書》,引導權利人配合刑事訴訟取證工作、準備民事訴訟維權所需材料。11月30日,黃埔區檢察院以侵犯著作權罪對三被告人提起公訴。2021年1月15日,廣州市黃埔區法院判決認定被告人胡某某、薛某某、何某某犯侵犯著作權罪,均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九十萬元。判決后,三被告人均未上訴。2021年1月4日,唯思公司向廣州知識產權法院提起民事訴訟。 

      評析意見 

      本案系黃埔區檢察院通過依托黃埔知識產權大數據平臺,挖掘研判知識產權侵權犯罪線索,發揮聯盟成員間集成優勢,打擊侵權、守護創新成果的成功范例。共建知識產權刑事保護平臺,強化合作,有利于充分維護和保障企業的合法權益。

      1.召開權利人會議,當面送達、講解告知書內容,充分保障權利人訴訟權利。為充分保障權利人的訴訟權利,黃埔區檢察院向權利人制發了《權利義務告知書》,由于沒有接到有效反饋,且承辦檢察官在審查證據中發現權利人還有其他被侵犯知識產權的線索,便主動召集權利人進行面對面的“權利人會議”,解釋了權利義務告知書中所列具體內容,并當面聽取權利人參與訴訟、提供證據、辨別侵權物品等方面的意見。黃埔區檢察院還詳細告知了權利人被侵權的性質、可請求賠償的范圍、民事訴訟的管轄法院、《民法典》新確定的侵犯知識產權“懲罰性賠償”制度以及可以請求“懲罰性賠償”需要的民事訴訟立案日期等。通過為權利人講解其被侵權風險以及民事維權的途徑和注意事項,使權利人得以了解訴訟進程,積極行使訴訟權利。在刑事訴訟過程中,權利人參與了案件庭審,實現知識產權刑事案件權利人訴訟權利告知價值的制度價值。 

      2.通過“維權援助”機制和“刑民證據轉化”機制,引導和支持權利人通過民事訴訟維權,實現知識產權刑民一體化保護。為保障權利人告知內容的實現,黃埔區檢察院在案件審查起訴過程中,對困擾權利人的訴訟程序問題進行了解答,并主動運用“刑民證據轉化”“民事維權援助”機制對接權利義務告知,引導權利人開展一系列民事訴訟準備工作:一是開通知識產權案件刑民證據轉換綠色通道,為權利人訴訟代理人查閱、復制關于侵權行為和違法所得的證據提供便利和支持,解決取證難、耗時長問題;二是明確訴求范圍及管轄界限,告知唯思公司可通過民事訴訟請求“懲罰性賠償”,針對游戲美術作品提起侵犯著作權訴訟,向廣州市黃埔區法院起訴;針對計算機軟件提起侵犯著作權訴訟,向廣州知識產權法院起訴。經過上述工作,唯思公司調取到民事訴訟所需全部證據材料,并向廣州知識產權法院提起民事訴訟,實現刑民一體化保護。 

      3.善用外腦輔助機制,破解專業領域難題,保障權利人便捷維權及案件專業化辦理。知識產權權利人在參與訴訟及維權過程中,往往會遇到專業領域的技術難題。本案中,權利人提供自行收集證據以協助司法機關取證,為審查該證據的客觀性、真實性,黃埔區檢察院通過多方集成協作組織“黃埔知識產權保護聯盟”,聘請聯盟內各領域專家為“知識產權專家咨詢委員”,對專業問題進行技術調查,出具《知識產權專家咨詢意見書》,充分論證技術手段的可行性和獲取數據的客觀性,有效解決了權利人自行收集證據的客觀性、合法性問題,助力權利人便捷高效維權。 

      案例二 

      廈門某體育有限公司不服公安機關撤案申請監督案 

      案件事實 

      2018年9月起,犯罪嫌疑人歐陽某某等人受雇在廣州市白云區銷售假冒注冊商標服裝。2019年6月11日,公安人員抓獲犯罪嫌疑人歐陽某某,并查獲涉嫌假冒注冊商標的服裝合計8976件。同日,公安機關以涉嫌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立案。后經白云區價格認證中心認定,其中470件假冒注冊商標的服裝價值共計人民幣50760元,其他服裝因無對應正品型號而未予估價。同年7月12日,公安機關以該案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不認為是犯罪為由,決定撤銷案件。 

      履職情況 

      2020年1月8日,廈門某體育有限公司因不服公安機關撤銷歐陽某某等人涉嫌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一案,向廣州市白云區檢察院申請監督立案。白云區檢察院依法進行監督,針對不應當撤案而撤案的行為,依法制發《糾正違法通知書》,并引導公安機關調取相應證據。公安機關根據檢察機關的監督意見重新立案偵查,于同年9月9日對歐陽某某刑事拘留,經移送檢察機關審查批準逮捕、審查起訴,白云區檢察院于同年12月14日向白云區法院提起公訴,法院于同年12月18日以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判處歐陽某某有期徒刑八個月,并處罰金二萬元。 

      評析意見 

      檢察機關通過履行法律監督職能,依法監督公安機關立案,既有力打擊侵犯知識產權犯罪,又切實保障權利人合法權益,對于維護公平競爭、健康有序的市場秩序,營造法治化營商環境具有重大意義。

      1.找準案件焦點開展調查,重點核實涉案金額。首先,檢察機關調取案件材料,審查發現有一張顯示歐陽某某等人談及某注冊商標服裝貨源的微信群聊天截圖,遂要求公安機關調取歐陽某某等人的手機微信數據;其次,經審查手機微信聊天記錄內容,發現歐陽某某等人存在銷售假冒注冊商標服裝的行為,遂發函要求公安機關對本案進行司法審計,以查明的銷售單價為基礎,重新認定現場繳獲的假冒注冊商標服裝的實際價值;最后,經鑒定,現場繳獲的假冒注冊商標服裝價值共計人民幣29萬余元,已達到立案追訴標準。 

      2.立足監督主責主業,依法履行檢察職能。檢察機關通過發出《糾正違法通知書》等方式履行監督職責,規范公安機關刑事立案、偵查行為,維護了司法的公正和公信,并得到公安機關的認可和積極配合,取得了良好的法律監督效果。 

      3.嚴格審查精準監督,切實優化營商環境。檢察機關通過對案件材料進行精細化審查,精準有效引導公安機關調查取證,依法追究侵權人刑事責任,既有力打擊侵犯知識產權犯罪,又切實保障權利人合法權益,對于維護公平競爭、健康有序的市場秩序,營造法治化營商環境具有重大意義。 

      案例三 

      吳某等人侵犯商業秘密案 

      案件事實 

      原審被告人吳某、張某某、上訴人姜某某、王某某、郁某、李某甲均曾任職甲公司,從事技術研發及管理。2013年8月,甲公司成立A項目組開展智能穿戴產品研發。吳某為項目部門負責人,張某某等人負責項目設計研發。2014年初,張某某、吳某準備成立乙公司并利用甲公司A項目研發便利條件和甲公司資源自行創業,從事智能兒童手表的研發與銷售。在張某某勸說下,姜某某等人陸續加入乙公司創業團隊。2014年8月,A項目電路圖研發工作完成,甲公司通知團隊停止研發。同月,乙公司成立。吳某等人利用甲公司研發A電路圖的便利以及甲公司物質技術條件、供應商技術協作等資源將研發工作持續到2015年1月,在A電路圖研發基礎上秘密完成了乙公司E智能兒童手表電路圖研發工作。2015年8月,乙公司將電路圖發給代工方生產并上市銷售。 

      此外,上訴人王某某2014年10月加入乙公司創業團隊后根據吳某、張某某的安排,將在甲公司所形成的職務成果B方案和C方案于2014年12月11日發給吳某、張某某、姜某某、郁某、李某某等人進行專利評審。為了規避風險,經商議決定將專利技術發明人寫為郁某。郁某明知專利為王某某在甲公司的職務成果,仍然協助配合作為發明人申請發明專利、實用新型專利,兩項發明專利與實用新型專利之后被宣告無效和駁回。 

      履職情況 

      深圳市公安局龍崗分局于2017年5月向深圳市龍崗區檢察院移送起訴,深圳市龍崗區檢察院以原審被告人吳某等6人構成侵犯商業秘密罪于2017年10月向深圳市龍崗區法院提起公訴。深圳市龍崗區法院于2018年8月作出一審判決,以侵犯商業秘密罪判處吳某等各原審被告人有期徒刑六個月至有期徒刑一年九個月不等。原審被告人姜某等4人不服一審判決,認為本案商業秘密不具有“非公知性”,上訴請求改判無罪。深圳市檢察院重點針對鑒定意見的采信、造成損失數額的認定等問題進行審查,通過重新調取電子數據、委托鑒定審計、聽取有專門知識人意見,認為本案商業秘密具有“非公知性”,一審判決定性準確,量刑適當,建議駁回上訴,維持原判。2020年12月,深圳市中級法院作出終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意見 

      侵犯商業秘密犯罪嚴重破壞市場競爭秩序和營商環境,抑制市場主體創新創造活力。而侵犯商業秘密犯罪,案件辦理復雜程度高,尤其是“非公知性”的判斷上,是侵犯商業秘密案件辦理的難點和重點。本案對如何判斷商業秘密的“非公知性”具有借鑒意義。 

      1.對技術信息的“非公知性”判斷,不能僅限于密點比對,應當整體把握。目前,鑒定意見普遍使用專利檢索的方式。本案辯方的鑒定意見,使用專利審查的單獨比對或結合比對的方法,主張秘密點或技術點不具備“非公知性”,進而得出整個技術信息不具備“非公知性”。但是單個秘密點或技術點不具備“非公知性”并不意味著技術信息的整體或確切組合不具備“非公知性”。 

      2.商業秘密的“非公知性”判斷標準不同于專利發明、實用新型發明的創造性、新穎性標準。專利保護主要是以公開并授予專利的方式鼓勵發明創造,刺激技術進步。而對商業秘密的保護制度則是保護市場主體競爭優勢,打擊使用不正當手段獲取他人商業秘密的行為,維護市場正當、有序的競爭。這兩種不同的保護路徑決定了保護對象的判斷標準不同。授予專利權的發明和實用新型應當具備新穎性、創造性和實用性;而商業秘密不必具備嚴格的新穎性,也不必具備創造性。發明、實用新型被宣告無效或被駁回并不意味著技術信息不具備“非公知性”。 

      3.判斷技術信息是否具備“非公知性”的時間節點應當是“侵權行為發生時”。“非公知性”鑒定中不為公眾所知悉時間節點的確定最終將影響技術信息是否具備“非公知性”的判斷。判斷技術信息“非公知性”的時間點應當是“侵權行為發生時”,即在該時間節點技術信息不為所屬領域的相關人員普遍知悉和容易獲得。在該時間點之后形成的相關公知文件以及證明技術信息合法來源的證據均不能否定技術信息的“非公知性”。 

      案例四 

      深圳市某科技有限公司、王某等侵犯著作權案 

      案件事實 

      被告人王某、施某、劉某原系深圳市某數碼科技有限公司員工,2013年前后,三人陸續離職后加入被告單位深圳市某科技有限公司。2014年初,王某得知施某在離職后仍可以取得數碼科技公司的影院管理系統軟件,王某、施某遂商議通過對外銷售該軟件獲利,并約定了分成比例。施某利用在數碼科技公司工作時掌握的賬號、密碼,私自登錄數碼科技公司服務器下載了影院管理系統軟件,并對軟件進行了破解。王某、施某分別負責軟件的銷售推廣、項目實施、用戶培訓等,劉某負責介紹業務并獲得提成。2014年至2016年期間,被告單位對外銷售侵權影院管理系統軟件及相配套的硬件共計61套,銷售收入共計人民幣3419226元。 

      履職情況 

      2016年8月19日,深圳市南山公安分局以深圳市某科技有限公司、王某等三人涉嫌侵犯著作權罪向南山區檢察院移送審查起訴。2017年2月22日,南山區檢察院向南山區法院依法提起公訴。2017年6月26日,一審判決認定被告單位犯侵犯著作權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被告人王某、施某犯侵犯著作權罪,均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六萬元;被告人劉某犯侵犯著作權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一審判決僅認定了經過同一性鑒定的6份軟件,對其余軟件均不予認定,導致被告人被降檔處理。2017年8月4日,南山區檢察院向深圳市中級法院提出抗訴,深圳市中級法院經審理后裁定撤銷原判,發回重審。經重審開庭后,2020年4月29日,南山區法院作出判決,對被告人加重判處刑罰。被告人王某、施某犯侵犯著作權罪,均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六萬元,被告人劉某犯侵犯著作權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因被告單位已被注銷,裁定終止審理。被告人提出上訴,深圳市中級法院二審終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意見 

      侵犯著作權案件中關于侵權產品的數量,違法所得金額的認定往往是案件爭議的焦點和難點。本案兩次一審兩次二審,最終二審法院采納了檢察機關的意見,既保護了轄區高新企業健康成長,又促進法院統一著作權案件裁判尺度,維護公平正義。 

      1.通過全方位取證準確認定侵權產品的數量。本案涉及的影院管理系統屬于專用軟件,往往要根據用戶的要求進行個性化定制。如果對每份涉嫌侵權軟件都進行同一性鑒定,耗時長、成本高,顯然不可取,但如果僅進行部分抽檢又可能無法反映案件真實情況。因此,在辦理此類案件時,應當重點核實侵權軟件是否經過大幅修改或二次開發、是否涉及核心功能變化等問題。對被告人的抗辯應當要求其提出證據或者可供查證的線索。通過對證據進行全面分析論證并排除合理懷疑后,才能準確認定復制發行侵權產品的數量。本案就是經過了部分抽檢,并結合了侵權軟件購買方的證言、銷售記錄和流水,最終認定了侵權軟件的銷售數量。 

      2.多管齊下準確認定侵權軟件的非法經營數額。本案中所涉及的軟件是一款專業軟件,用途和銷售對象特定,且必須和硬件設備配套使用,銷售價款包含了軟件、硬件、安裝部署、后期維護等費用。因此,在辦理此類案件時,首先要核實是否在銷售中約定了軟件價款或者軟件價格占比,其次可以根據軟件研發成本結合軟件生命周期的銷售量計算軟件單價,還可以通過剔除嫌疑人支出的硬件、服務等成本來倒推軟件價值,如條件允許的話可以委托價格認定機構對侵權軟件的價格進行認定。在本案中,由于部分銷售行為無法進行價格認定,于是根據部分銷售合同中約定的24%的軟件價格占比最終合理確定非法經營數額。 

      案例五 

      鄭某某侵犯著作權案 

      案件事實 

      被告人鄭某某明知相關書籍是侵犯著作權的圖書,仍低價購入并通過物流發貨銷售。鄭某某于2019年1月承租位于東莞市黃江鎮寶山工業區一倉庫,用于存放其非法經營的侵權書籍,聘用數名員工負責發貨。2019年3月18日,東莞市公安局聯合市文化廣電旅游體育局對上述倉庫進行檢查,現場查獲88種共計148637本侵權書籍,F場還查獲涉淫穢書籍3720本。 

      履職情況 

      2019年3月20日,東莞市公安局黃江分局以鄭某某涉嫌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立案偵查,鄭某某于2019年10月21日到公安機關投案并于當日被東莞市公安局取保候審。東莞市公安局黃江分局于2020年5月14日將鄭某某涉嫌傳播淫穢物品牟利案移送審查起訴。同年8月27日,東莞市第三市區檢察院以被告人鄭某某涉嫌侵犯著作權罪、傳播、販賣淫穢物品牟利罪提起公訴。2020年12月7日,東莞市第三法院作出判決,認定鄭某某犯侵犯著作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十個月,并處罰金55000元;犯販賣、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八個月,并處罰金15000煙;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四年五個月,并處罰金70000元。一審判決后,鄭某某未提出上訴,東莞市第三市區檢察院未提出抗訴。 

      評析意見 

      本案被害單位涉及人民衛生出版社、牛津出版社等國內外知名出版單位。檢察機關通過提起介入、引導偵查取證,追訴漏罪,實現精準打擊犯罪,充分保障著作權人合法權益。 

      1.強化辦案力量,依法引導偵查。檢察機關成立專門辦案組,在公安機關立案后依法提前介入并加強審查。針對偵查方向僅集中在傳播淫穢物品牟利一罪的問題,專案組通過多次深入案發現場、到公安分局了解案件情況,圍繞本案可能還構成侵犯著作權罪、銷售侵權復制品罪、非法經營罪等,結合不同罪名的犯罪構成詳細制定繼續補充偵查取證提綱,提出鎖定收款銀行賬戶核算非法經營數額、詢問購書人員明確銷售模式、查清非法出版物來源以打擊上游犯罪等意見,全面引導偵查,夯實證據鏈條。充分發揮偵查活動監督工作室作用,動態跟蹤掌握證據補查情況。 

      2.主動調查核實,確保辦案親歷性。針對扣押清單反映的非法出版物數量及種類與鑒定意見不完全相符的情況,走訪東莞市文化廣電旅體育局,對涉案的15萬余冊非法出版物進行清點,確保查扣涉案物品種類與數量的準確性。對涉案出版物是否均屬于侵犯著作權出版物的問題,向相關出版單位發函,引導補充相關出版物出版、授權發行等材料,完善證據體系。經審查,發現人民軍醫出版社并未出版涉案相關書籍,鄭某某的行為屬于冒用出版社印刷書籍的行為,不應算入侵犯著作權罪的犯罪數額。另外,在夯實證據的基礎上,追加認定犯罪事實及罪名,以鄭某某涉嫌侵犯著作權罪、傳播、販賣淫穢物品牟利罪兩罪提起公訴,實現精準打擊犯罪。 

      3.強化分析說理,明晰定性分歧。針對本案存在的認定侵犯著作權罪還是銷售侵權復制品罪的認識分歧問題,專案組通過查閱指導案例、司法解釋出臺的背景解讀、前沿學術論文等大量材料,從犯罪構成、法律適用、立法原意、典型案例等方面向法庭上充分說理,最終法院采納被告人的行為構成侵犯著作權罪的公訴意見,并作出有罪判決。 

      案例六 

      劉某某侵犯商業秘密案 

      案件事實 

      被告人劉某某系江蘇某能源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現地現物技術團隊前負責人、工程師。2019年2月22日晚被告人劉某某從上海搭乘飛機至廣東省揭陽市,次日下午被告人劉某某獨自駕駛租賃的小汽車來到揭陽市惠來縣某能源集團公司風電機組項目安裝現場附近,通過冒充能源集團公司供應商“中車集團”的工作人員方式對一正在安裝的風電機組設備進行測量和拍照,總共拍攝了617張照片和錄制了15個視頻,后被現場施工人員發現,在逃離過程中被抓獲。

      經鑒定,能源集團公司的風力發電機機組的五項技術點,屬于不為公眾所知悉的技術信息;五項技術點的許可費用數額為57673371.71元;能源集團公司因被非法侵入經檢測設備所造成的損失數額共計307200元、生產誤工損失數額共計407276.34元。 

      履職情況 

      2019年3月27日,惠來縣檢察院接到揭陽市檢察院指令,要求提前介入劉某某涉嫌侵犯商業秘密罪一案。因案情敏感復雜,惠來縣檢察院決定立即啟動重大案件介入機制,并第一時間成立專案組,指派業務骨干引導公安機關偵查取證。2019年9月6日,惠來縣公安局以劉某某涉嫌侵犯商業秘密罪,移送惠來縣檢察院審查起訴,惠來縣檢察院于2020年3月18日向惠來縣法院提起公訴;2020年6月23日惠來縣法院作出一審判決,以侵犯商業秘密罪判處被告人劉某某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一百萬元。宣判后,被告人劉某某不服,于2020年7月6日提出上訴。揭陽市法院于2020年8月13日作出二審判決,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意見 

      本案系典型的竊取型侵犯商業秘密案件,屬于知識產權保護的新類型案件。本案的辦理,既做到依法嚴懲知識產權刑事犯罪,又對竊取型侵犯商業秘密案件中重大損失的認定等司法難題的破解提供可供參考的經驗,為同類案件的辦理作出有益探索。本案生效后,兩高《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三)》出臺,本案的指控思路契合了上述司法解釋的精神。 

      1.充分發揮檢察一體化優勢,提前介入引導偵查。惠來縣檢察院在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后第一時間成立專案組,派員主動介入該案,引導公安機關偵查取證。因該案疑難復雜,惠來縣檢察院啟動重大案件報告機制,及時將案情層報上級檢察機關。省市兩級檢察院同步成立案件指導組并派員趕赴惠來,主動對接有關部門,面對面引導偵查取證,針對辦案思路、偵查方向、案件定性、法律適用等,逐一提出指導意見。及時發現并引導補正完善相關證據存在的瑕疵疑點,為辦成鐵案打下堅實基礎。 

      2.依法做好訴訟權利義務告知工作,營造良好營商環境。惠來縣檢察院嚴格依法告知權利人在審查起訴階段享有的訴訟權利和應承擔的訴訟義務,做好相關工作,切實加強對知識產權權利人合法權益的保障。通過告知工作,一方面對權利人的程序性權利保障更加充分,節約了權利人維權成本;另一方面助力查明案件事實,切實提高案件辦理質量。權利人能源集團公司主張劉某某非法入侵行為給其企業造成了巨大的損失,檢察官引導其及時提交相關材料,以查明涉案金額;同時檢察官還就風電領域相關專業問題咨詢權利人的技術人員。 

      3.秉持客觀公正的立場,深入研判破解司法難題。檢察機關聚焦侵犯商業秘密犯罪本質,從竊取型商業秘密的社會危害性、項目產生的費用與風電機組被非法侵入之間的刑法因果關系入手,合理界定“重大損失”;結合案情深入研判,論證商業秘密界定的非公知性等特征,嚴格區分罪與非罪、此罪與彼罪之間的界限。既實現對本案中犯罪行為的精準打擊,又著力為“重大損失”計算模式等司法難題的破解提供可供參考的經驗,為同類案件的辦理作出有益探索。 

      案例七 

      黃某某侵犯著作權案 

      案件事實 

      2017年,被告人黃某某以人民幣8800元的價格購買了一套由宿州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科技公司)開發的微擎商業版正版軟件。2018年1月起,黃某某為獲取非法利益,在未取得某科技公司授權的情況下,利用批量替換軟件,將正版微擎商業版軟件內有關“微擎團隊”的文件全部替換為“新睿社區”的文件,將軟件服務器的網址更換為“新睿社區”的服務器網址,從而對正版微擎軟件進行破解,并每次在正版微擎軟件更新后,用同樣手法獲得與正版軟件同期更新的盜版“微擎商業版”軟件,另外,黃某某還將從他處購買的基于“微擎商業版”開發的“人人商城”盜版軟件,用上述方法更改為自己“新睿社區人人商城”盜版軟件,后將上述盜版“微擎商業版”軟件、“人人商城”軟件,以每個人民幣150元的價格放到其運營的網站上出售從中牟利。黃某某還在網站內以通過開通388元、688元的高級年費會員可以免費獲取微擎商業版等盜版軟件吸引用戶付費。

      經鑒定:黃某某的破解軟件與正版軟件無論是在界面的視覺上還是軟件運行的電子數據文件上都具有高度相似性;被告人黃某某非法經營數額14.9萬元。 

      履職情況 

      2020年5月15日,佛山市公安局高明分局以被告人黃某某涉嫌侵犯著作權罪提請批準逮捕。檢察機關受理后,圍繞侵犯著作權構成要件,從是否獲得許可、違法所得數額、計算機軟件同一性鑒定、會員數量等方面進行審查,在對案件作出批準逮捕決定時,制定詳細的繼續偵查提綱,列明需要繼續偵查的事項、目的和要求,積極引導公安機關從侵權軟件的數量、真實的銷售金額、軟件的買家證言等方面繼續取證,以審判標準引導偵查人員完善固定證據。2020年7月21日,佛山市公安局高明分局以被告人黃某某涉嫌侵犯著作權罪向高明區檢察院移送審查起訴,同年8月21日,高明區檢察院向高明區法院提起公訴。高明區法院于2020年8月28日當庭以侵犯著作權罪判處黃某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五萬元。判決后黃某未上訴,現判決已經生效。 

      評析意見 

      本案系通過互聯網實施的侵犯著作權案件。檢察機關準確把握案件定性,嚴格區分民事侵權與刑事犯罪的界限;充分發揮捕訴一體優勢,積極引導偵查取證,證據把控關口前移,從源頭上提升指控質量;準確認定犯罪數額,確保罪責刑相適應。 

      1.準確把握案件定性,嚴格區分民事侵權與刑事犯罪的界限。一是對于“未經許可”的認定,除了根據被告人供述、被害人陳述等言詞證據來審查,還可以根據軟件服務協議、被告人是否有逃避打擊行為等方面來綜合判斷。二是對于被告人對正版軟件進行“修改”是否屬于刑法所規定的“復制”行為,雖然法律、司法解釋沒有具體規定“復制”行為的認定標準,但可結合被告人的供述、被告人的學歷和從業背景、是否具備軟件開發能力、被害人陳述、軟件買家的證言、軟件的同一性比對鑒定是否達到實質性相似以上等方面來綜合認定被告人的“修改”行為是“復制”行為還是二次創作行為。 

      2.發揮捕訴一體的優勢,積極引導偵查取證。圍繞犯罪構成,通過把證據關口前移至偵查階段,從源頭提升指控證據的質量,落實庭審實質化對證據的要求。引導偵查人員及時對被告人實施犯罪使用的計算機、涉案服務器進行勘驗,提取涉案作品、聊天記錄、網站數據等電子數據。其中網站數據作為辦理該類案件認定會員數量、侵權作品的數量、點擊次數、銷售金額等對定罪量刑起關鍵作用的證據,如果沒有及時提取,很可能因網站關閉而導致數據永久滅失,影響案件辦理。辦案人員在批捕環節引導偵查人員查找網站備份數據,及時對網站后臺數據進行收集和送檢,為準確犯罪事實打好基礎。 

      3.準確認定犯罪數額,確保罪責刑相適應。利用互聯網實施的犯罪不同于傳統線下作案,行為人為了吸引用戶注冊和網站流量,可能會給注冊用戶免費贈送一定數量可購買網站產品的虛擬貨幣,也可能會對網站產品的銷售量、會員數量等數據進行修改,導致網站顯示的數據大于真實交易數據,在認定犯罪數額時,要注意審查被告人的辯解,不宜一刀切地以網站顯示的銷量來認定犯罪數額,需要對相關免費的、虛假的數額進行扣減,同時要注意是否存在交易關閉、交易失敗的訂單,對該部分訂單也應排除。因此,應要求偵查機關委托有資質的司法鑒定機構在網站后臺數據中提取有效并有真實支付記錄的訂單,從而計算出真實的交易金額。 

      案例八 

      王某假冒注冊商標不起訴案 

      案件事實 

      2016年12月20日云浮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云城分局接到羅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投訴,反映位于云浮市云城區環市中路新世紀廣場負一樓B09號鋪位王某經營的服裝店銷售侵犯他人注冊商標專用權商品,之后對該服裝店進行檢查,現場發現該店擺放標注“ROMON“商標的726件服裝和17套服裝(西裝)對外銷售,且上述服裝均掛有標注“ROMON”“羅蒙”商標的標牌,并對涉案物品扣押。經偵查,犯罪嫌疑人王某供述因原經營“黍米”品牌服裝知名度不高,為提高銷售額,委托他人制造“羅蒙”、“ ROMON”品牌商標,從2016年11月20日開始陸續把“黍米”服飾標牌更換成“羅蒙” “ROMON”標牌對外銷售的事實。 

      履職情況 

      2017年3月20日,云浮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云城分局將王某涉嫌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一案移送云浮市公安局云城分局偵查,云城分局于當日立案偵查,并于2019年3月7日抓獲王某。云浮市公安局云城分局于2020年3月6日將該案移送云城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檢察機關依法審查,經過對犯罪數額開展補充偵查核實,綜合考慮本案犯罪情節、犯罪嫌疑人認罪認罰、獲得權利人諒解,依法對犯罪嫌疑人作出相對不起訴,同時向云浮市云城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發出《檢察意見書》,將被不起訴人的侵權違法行為移送云城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審查處理。2020年10月27日云城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對王某作出沒收侵權商品,并罰款6萬多元的行政處罰決定。 

      評析意見 

      檢察機關積極作為,貫徹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對涉民營企業案件根據具體情況區別對待,依法作出相對不起訴決定。緊扣“六穩”“六!,主動融入服務社會發展大局,充分發揮檢察機關刑事主導責任,提出切實可行的檢察意見,確保刑事處罰與行政處罰有機銜接, 既保證不起訴制度的合理適用,同時最大限度地體現懲罰與教育相結合的刑法目的,真正做到了罰當其罪,為民營經濟健康發展注入了信心和動力。 

      1.嚴格證據裁判規則,全面審查證據。本案中查扣了一批涉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權利人公司出具書面意見確認查獲的衣服及輔料均不是羅蒙公司生產的產品,全盤認定查扣的商品均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但犯罪嫌疑人供述部分產品是正品,是代理期的滯銷商品。檢察機關針對上述矛盾點、疑點,積極引導偵查,確定取證方向并擬定詳細可行的補查提綱,引導公安機關及時收集、固定關鍵證據,由犯罪嫌疑人和權利人代表對查扣的實物進行逐一辨認,確認了本案的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只有查獲商品的一半,準確認定非法經營數額。 

      2.貫徹寬嚴相濟政策,審慎作出不起訴決定。檢察機關在辦案中注重教育感化,向犯罪嫌疑人全面闡釋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并充分聽取其意見。向被侵權企業告知訴訟權利,聽取其合理訴求。全面考量犯罪嫌疑人積極賠償、取得諒解和認罪認罰等情節,最終決定依法對犯罪嫌疑人作出相對不起訴決定。 

      3.法律監督貫穿全過程,刑行處罰銜接到位。檢察機關作出不起訴決定,同時向云城區市場監督管理局送達《檢察意見書》。在被不起訴人、被害人未提出異議、辦案機關未提出復議復核的情況下,云城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根據相關行政處罰程序作出行政處罰并將處理結果通報檢察機關,做到行刑無縫銜接, 實現政治效果、社會效果和法律效果有機統一。 

      案例九 

      王某某、管某某侵犯著作權案 

      案件事實 

      2014年至2019年間,被告人王某某、管某某以經營影太極(蘇州)數碼服務有限公司(簡稱“影太極公司”)、蘇州酷客貿易有限公司(簡稱“酷客貿易公司”)作掩護,通過硬盤郵寄或者網絡會員下載等方式,向全國各省市100余家私人影院客戶提供影音播放設備及銷售復制發行未經著作權人許可的影視作品,涉及侵犯《南京、南京》等6000余部電影著作權,非法經營數額共計人民幣460余萬元。 

      履職情況 

      2019年8月30日,中山市公安局以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管某某涉嫌侵犯著作權罪移送中山市第一市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審查起訴中,針對發現的問題,中山市第一市區人民檢察院于2019年10月15日、12月30日兩次將案件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并列明詳細補充偵查提綱。2020年3月2日中山市第一市區檢察院向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同年8月27日,中山市第一人民法庭作出一審判決,以侵犯著作權罪,判處被告人王某某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一百五十萬元;判處被告人管某某犯侵犯著作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十五萬元。二名被告人均以量刑過重為由提出上訴,中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意見 

      檢察機關充分發揮在刑事訴訟中主導作用,針對涉案影視作品多、電子數據多等辦案難點問題,積極引導偵查機關補強證據,結合行為模式采用抽樣進行影視作品版權認定,實現精準打擊犯罪,充分保障著作權人合法權益。

      1.明確指控的思路和方法,全面客觀補充完善證據。充分發揮檢察機關主導作用,通過引導偵查機關圍繞犯罪構成要件收集證據。重點要圍繞行為人主觀上是否具有營利目的、客觀上是否實施復制發行等行為以及侵犯的著作權具體類型、造成的嚴重后果具體表現等方面,有針對性地收集調取證據。 

      2.注重審查電子數據、視聽資料等的證據資格。對于侵犯影視作品類著作權案件,應當通過審查存儲介質的扣押、移交等法律手續及清單,核實電子數據存儲介質在收集、保管、鑒定、檢查等環節中是否保持原始性和同一性。通過審查電子數據的來源和收集過程,核實電子數據是否從原始存儲介質中提取,收集的程序和方法是否符合法律和相關技術規范,確保證據的客觀性、合法性、關聯性。 

      3.全面準確認定刑法規定的“未經著作權人許可”。對于侵犯影視作品類著作權案件,一方面應當要求公安機關全力查找版權人對涉案影視作品進行版權鑒定;另一方面應當準確理解適用相關司法解釋,在涉案作品種類眾多且權利人分散的案件中,相關版權鑒定證明確實難以一一取得,但有證據證明涉案復制品系非法出版、復制發行的,且出版者、復制發行者不能提供獲得著作權人許可的相關證明材料的,可以認定為“未經著作權人許可”。 

      案例十 

      深圳某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劉某等人侵犯著作權案 

      案件事實 

      被告單位深圳某文化傳媒有限公司開發了視頻播放APP程序并于2018年5月份上線運行,該程序上線后,由被告人劉某、馬某某組織部門人員下載、編輯大量國內外影片在未經版權所有人的許可下,通過視頻APP上線提供給用戶觀看,該APP采取免費會員和收費VIP會員的方式,免費會員只能免費觀看影片片頭5分鐘,收費VIP會員不僅可以免廣告打擾觀看未經授權的影片,同時可以將未授權的影片下載到設備中。2020年1月10日,深圳市市場稽查局發現該線索后,將線索移交公安機關,被告人劉某等人于當天在公司被公安機關抓獲。

      經對APP后臺數據進行提取鑒定:從2018年5月至2020年1月10日被公安機關查獲為止,該APP運用程序共有3509部影片,其中沒有版權的有2538部,六個支付平臺訂單數量共90528個,金額為142萬余元。 

      履職情況 

      深圳市市場稽查局發現“深圳某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在線運營的APP可能涉嫌刑事犯罪,于2019年12月向深圳市南山區檢察院通報相關情況,南山區檢察院啟動行政執法和刑事司法銜接工作機制,召集市場監管部門和公安機關進行案件會商,通過會商明確了案件性質、管轄、證據收集和案件移交等細節。經過會商,2020年1月,深圳市市場稽查局將該線索移交至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同時南山區檢察院啟動知識產權案件提前介入工作機制,引導公安機關偵查取證。2020年3月30日偵查機關將該案向深圳市南山區檢察院移送審查起訴。2020年4月29日,南山區檢察院以深圳某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劉某等構成侵犯著作權罪依法向南山區法院提起公訴。2020年11月11日南山區法院作出判決被告單位及被告人劉某等人構成侵犯著作權罪。被告單位被判處罰金人民幣40萬元,四名被告人被判處1年至3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評析意見 

      本案系檢察機關在辦理侵犯知識產權犯罪案件中,積極探索開展企業刑事合規,促進企業合規守法經營的成功范例。檢察機關一方面通過提前介入偵查,精準引導取證,確保辦案質效;另一方面通過走訪企業釋法說理,引導企業合規經營。在檢察機關的引導和幫助下,涉案公司進行了整改,逐步走入正軌,有效地避免了“案件辦了,企業垮了”,實現司法辦案政治效果、法律效果、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 

      1.提前介入偵查,精準引導取證,提高辦案質效。本案屬于通過互聯網侵犯知識產權的新型案件,案件涉及大量涉外電影版權,同時涉及到侵權范圍甄別、電子數據提取和分析、犯罪情節認定等疑難復雜問題。在案件移送到公安機關后,檢察機關通過提前介入工作機制,協助公安機關對案件進行全面的梳理和分析后,并就下一步偵查方提出明確的指引,結合APP運用程序的用途、特性、收費模式等特點,針對涉案侵權影片的來源、流轉途徑、保存方式、犯罪嫌疑人的分工情況和獲利情況、鑒定意見等方面列明了十余條偵查建議,精準引導公安機關開展前期偵查工作,根據檢察機關的偵查建議,公安機關取得了多份關鍵證言,及時提取了電子數據證據,對提取的電子數據進行了有針對性的鑒定,為準確指控犯罪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2.積極發揮檢察職能,督促企業合規經營。本案的辦理過程恰逢新冠疫情暴發,涉案公司除了侵權業務外還有大量合法業務正在開展,仍有60多名員工在維持公司運作,并且公司已經取得了1000多部電影的合法版權,企業部分負責人和員工因違法犯罪被司法機關追究導致給公司其他業務開展帶來了巨大的不確定性,公司員工人心惶惶。在了解到這一情況后,檢察機關并未就案辦案,而是積極發揮檢察職能,通過走訪企業釋法說理,引導企業合規經營。在檢察機關的引導和幫助下,涉案公司進行了四方面的整改:一是完善法律風險防控機制,對原有法律團隊進行調整,聘請熟悉知識產權保護的法律專業人員;二是對公司視頻APP平臺以及抖音等視頻平臺的內容進行全面清理,對無授權或者存在版權爭議的內容全部下架停止服務;三是APP和公司網站醒目位置發布公告,向用戶通報公司部分內容涉嫌侵權的情況,并開始對充值會員用戶進行退費工作,在整改完畢前停止接納新會員,關閉付費入口;四是組織專門團隊開展版權購買談判。通過以上舉措,雖然企業以及部分管理人員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但涉案企業在檢察機關的引導下逐步走入正軌,有效地避免了“案件辦了,企業垮了”。???? 

    本網網頁設計、圖標、內容未經協議授權禁止轉載、摘編或建立鏡像,禁止作為任何商業用途的使用。
    版權所有:廣東省人民檢察院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珠江新城華強路6號 郵編:510623
    技術支持:
    正義網 京ICP備10217144-1號
    大乳被教练揉的好爽
    <td id="4iii2"><u id="4iii2"></u></td>
    <table id="4iii2"><noscript id="4iii2"></noscript></table>
  • <bdo id="4iii2"></bdo>
    <bdo id="4iii2"><center id="4iii2"></center></bdo>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