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s_curpage": "首頁 > 案-件比", "doctitle": "【法學匯】以引導偵查取證為切入點優化“案-件比”", "crtime": "2020-07-21", "docsource": "檢察日報", "dochtmlcon": "

  建議重新界定“提前介入偵查”的概念,更新數據統計的方式和評價意義。檢察官在審查逮捕時就要注重實質化審查,引導偵查關口前移,將取證意識、取證標準及時傳導給偵查機關,為后續起訴、出庭掃清障礙。<\/p>\n

   <\/span>對于“下捕上訴”情況不能搞“一刀切”式否定,但應當限縮適用。建議對“下捕上訴”案件分類調研,對刑法及司法解釋有明確量刑參照標準、司法實踐中絕大部分由中級法院審理的某類犯罪,調整辦案力量,試點開展、推進由市級檢察院統一捕訴的工作機制。<\/p>\n

  “案-件比”,是最高人民檢察院提出的全新辦案質量概念的核心指標,是衡量做優刑事檢察和提升辦案質效的重要指標。1∶1,是理想“案-件比”、最優“案-件比”。拉高“案-件比”的因素在于“件”,減少“非常態化訴訟程序案件”是優化“案-件比”的應有之義。<\/p>\n<\/div-img>\n

\"\"<\/p>\n

  圖一:2019年某省刑事犯罪案件影響案-件比因素<\/span> <\/p>\n

  以2019年某省檢察機關所辦刑事犯罪案件的“案-件比”情況為例,影響”案-件比”的非常態化訴訟程序中,延長審查起訴期限占比43.4%(一次延期占比31.4%,二次延期占比9.1%,三次延期占比2.9%)(見圖一),退回補充偵查占比39.5%,兩項合計占比82.9%。直觀來看,延長審查起訴期限是影響“案-件比”的第一因素,然而就訴訟程序而言,沒有退回補充偵查,就不會有第二次、第三次延長審查起訴期限,第二次、第三次延長審查起訴期限是退回補充偵查衍生的非常態化訴訟程序。因此,退回補充偵查對“案-件比”存在顯性和隱形雙重影響,其實際影響=退回補充偵查占比39.5%+二次延期占比9.1%+三次延期占比2.9%=51.5%,如此看來,“退回補充偵查”才是拉高“案-件比”的首要因素。司法實踐中,確實存在某些客觀原因,無法在法定期限內辦結案件而退回補充偵查的情形。但是,結合近幾年省院組織的案件評查情況、通過二審辦案所了解到的一審情況來看,絕大多數案件是因為偵查環節取證不到位、達不到起訴標準而退回補充偵查。由此可見,“有效引導偵查,提高偵查取證質量”是減少退回補充偵查,優化“案-件比”的關鍵所在。<\/span> <\/p>\n

  更新理念,重新界定“提前介入引導偵查”<\/strong><\/span>  <\/p>\n

  檢察機關引導偵查可以分為兩種:一是“提前介入偵查環節”的引導偵查,具有即時性;二是“退回補充偵查環節”的引導偵查,具有滯后性。增強檢察機關在刑事訴訟中的主導責任意識,從根本上提高偵查質量,應當著力研究和完善“提前介入偵查環節”引導偵查工作機制!安对V一體”改革后,一類刑事檢察業務由一個機構一辦到底,同一個案件的批捕、起訴由同一名檢察官或者同一辦案組負責到底。一審刑事訴訟程序分為偵查、審查起訴、審判三個階段,逮捕只是一項強制措施,受理審查起訴后案件才進入檢察環節,但是,負責審查起訴的檢察官在此之前通過審查逮捕工作,已經對案件的初步偵查取證情況進行了審查和法律監督,在作出批準(不批準)逮捕決定的同時,還會根據具體案情提出繼續偵查的意見!安对V一體”下,審查逮捕工作實質上兼備了“提前介入引導偵查”的作用。目前,統一業務應用系統對“提前介入偵查”的統計方式為:辦案人員在辦理審查逮捕、審查起訴案件時,如果有提前介入偵查,需要創建一個辦案流程,這樣才能被業務應用系統所統計。因此,建議重新界定“提前介入偵查”的概念,更新數據統計的方式和評價意義!安对V一體”使審查逮捕階段與審查起訴階段連接更加緊密,檢察官在審查逮捕時就要注重實質化審查,引導偵查關口前移,將取證意識、取證標準及時傳導給偵查機關,為后續起訴、出庭掃清障礙。<\/p>\n

  創新方式,完善引導偵查工作機制<\/strong><\/span> <\/p>\n

  1.建立審查逮捕“一案兩書”制度!安对V一體”不是弱化審查逮捕的程序和功能,恰恰相反,審查逮捕的方式和機制還要不斷豐富發展。2019年,某省檢察機關捕后提出繼續偵查取證意見人數占逮捕人數的16.4%。建立審查逮捕“一案兩書”制度,即辦理審查逮捕案件,一律實行“《(不)批準逮捕決定書》+《繼續偵查意見書》”形式!独^續偵查意見書》內容因案而異:對于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批準逮捕案件,側重對基本犯罪事實的引導偵查,核心是“準”;對批準逮捕的案件、無社會危險性不批準逮捕案件,按照庭審證據標準制定繼續偵查提綱,核心是“全”。<\/span>此外,《繼續偵查意見書》也是“案-件比”質量評價體系中重要的考評依據。一方面,通過《繼續偵查意見書》考察檢察官是否及時、全面提出引導偵查意見,引導偵查的能力和效果;另一方面,通過對比《繼續偵查意見書》與審查起訴環節《退回補充偵查提綱》,考察退回補充偵查的必要性! <\/p>\n

  2.限縮“下捕上訴”適用范圍。2019年下半年,某省檢察機關辦理的審查逮捕案件,已經進入審查起訴環節的,批捕、起訴由同一名檢察官辦理的占90%。10%的例外,根據抽樣調查,除了工作崗位調整、個人自身情況等客觀原因和指定管轄、回避等法定原因外,主要是存在“下捕上訴”情況,即同一案件的審查逮捕由基層檢察院辦理,審查起訴由市級檢察院辦理。刑事訴訟中的管轄問題比較復雜,刑事訴訟法只對立案管轄和審判管轄作了明確規定,對刑事案件訴訟中的具體操作沒有規定。司法實踐中的慣例做法是,基層公安機關立案偵查的案件,向對應的基層檢察院提請批準逮捕,案件偵查終結后移送基層檢察院審查起訴;基層檢察院受理審查后,如認為該案屬于中級法院管轄的案件,則報送市級檢察院審查起訴;市級檢察院審查起訴后向中級法院提起公訴,形成“下捕上訴”案件。中級法院管轄的案件包括:危害國家安全、恐怖活動案件;可能判處無期徒刑、死刑的案件。相關司法解釋對“危害國家安全、恐怖活動案件”有明確規定,統一由市檢察院批捕、起訴;對“可能判處無期徒刑、死刑的案件”卻很難作周延的界定,于是“捕訴一體”改革后,司法實踐中仍舊存在按慣例操作情形。<\/p>\n<\/div-img>\n

\"\"<\/p>\n

  圖二:2019年普通刑事案件平均案-件比與命案案-件比的比較<\/span> <\/p>\n

  “下捕上訴”雖不違背刑事訴訟法的規定,但與“捕訴一體”的核心要義并不相符,最大的弊端在于,不能及時、有效地引導偵查。以某省檢察機關辦理故意殺人犯罪案件的情況為例,全省除一個地市外,均是采取“下捕上訴”的形式。鑒于故意殺人案件人命關天、案情重大,基層檢察院在辦理審查逮捕時,一般都會根據案情提出引導偵查的意見。但基層院辦案人員沒有這類案件審查起訴和出庭公訴的經驗,很難做到全面引導偵查,案件進入審查起訴后往往還要退回補充偵查。2019年,某省所辦刑事犯罪案件的“案-件比”為1∶1.7,故意殺人犯罪案件的“案-件比”為 1∶2.58(見圖二)。2019年1月1日至2020年4月30日,故意殺人案件一次退回補充偵查率為44.8%,二次退回補充偵查率為13.3%。有些地市檢察機關也認識到了這個問題,采取基層院審查逮捕時,市院派員同步審查、提出引導偵查意見的措施。這種做法固然起到了一定的積極作用,但面對“案多人少”的現狀,重復勞動何嘗不是一種人力資源的浪費?對于“下捕上訴”情況不能搞一刀切式否定,但應當限縮適用。建議對“下捕上訴”案件分類調研,對刑法及司法解釋有明確量刑參照標準、司法實踐中絕大部分由中級法院審理的某類犯罪,調整辦案力量,試點開展、推進由市級檢察院統一捕訴的工作機制! <\/p>\n

  3.探索類案引導偵查“標準+智能”路徑。完善引導偵查工作機制,不僅要個案引導“治標”,還要類案引導“治本”。類案引導偵查要跳出傳統模式,走“標準+智能”路徑。隨著最高檢統一業務應用系統2.0版即將正式運行,刑事檢察工作“智能化”已經具備了良好的內外部基礎條件。深入推進辦案“智能化”的關鍵在于辦案檢察官的觀念轉變,要從“有什么用什么”被動接受,向“用什么有什么”主動探索轉變!皹藴+智能”類案引導偵查,刑檢業務部門要先知先覺、主動作為。<\/span>第一步,從傳統的類案指導方式中總結提煉出需要的信息、數據、來源、途徑等;第二步,主動與技術信息部門溝通,詳細列舉說明“要什么”,同時了解技術操作層面的要求;第三步,根據技術操作要求,研究制定標準化文書模板!独^續偵查意見書》《退回補充偵查提綱》是收集信息、數據進行類案指導的主要來源,目前尚無標準化格式。初步設想,根據最高檢、公安部印發的《關于加強和規范補充偵查工作的指導意見》(下稱《指導意見》)第7條規定,《繼續偵查意見書》《退回補充偵查提綱》可分三部分:總體說明、偵查(補查)目錄、其他事項。<\/span>其中“目錄”設置最為重要,要體現各刑檢部門的“業務特色”,需要集思廣益,充分發揮辦案一線檢察官們的“首創精神”。<\/p>\n

  多措并舉,提升“有效”引導偵查的能力<\/strong><\/span> <\/p>\n

  證據審查能力、事實認定能力和法律適用能力是刑事檢察官的基本能力。隨著以“案-件比”為核心的案件質量評價體系的正式建立,“引導偵查能力”也將上升為刑事檢察官的基本能力,也是亟須提升的弱項短板。刑事檢察官絕大部分沒有偵查工作經歷,在引導偵查上大多依然是一種慣性的審查思維,體現在《退回補充偵查提綱》上就是“只要結果不講過程”,導致有的補查意見得不到偵查機關的認可。<\/p>\n

  提升“有效”引導偵查的能力,應當采取“實務培訓+實戰歷練”模式。<\/p>\n

   一是請“警官”教“檢察官”。<\/span>以案件為依托,聽聽案件背后的“偵探故事”,深入了解大數據時代科技偵查手段的運用和發展,學習偵查人員運用心理學對犯罪嫌疑人“精準畫像”的本領等。<\/p>\n

   二是“旁觀”取證過程。<\/span>檢察官可以通過“旁觀”取證過程參與偵查活動,達到現場學習與同步監督的雙重效果。<\/p>\n

  三是鼓勵自行補充偵查。<\/span>“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蓖ㄟ^自行補充偵查,積累偵查經驗,培養偵查思維,提升引導偵查能力。2019年某省檢察機關在審查起訴環節,自行補充偵查案件占補充偵查案件的0.018%。自行補充偵查比例如此之低,固然有辦案任務重、無暇自行補查的客觀因素,但也反映出檢察官“自行取證”信心不足、能力不強,擅“說”不擅“做”。符合《指導意見》中“自行補充偵查”情形的,鼓勵積極開展自行補充偵查,遇到困難可以請偵查人員協助,《指導意見》明確規定了公安機關的配合義務。<\/span>以“自行補充偵查”上升帶動“退回補充偵查”下降,這樣“案-件比”中的“件”也必然下降。<\/p><\/div>", "appendix": "", "test": "中文內容" }]大乳被教练揉的好爽

<td id="4iii2"><u id="4iii2"></u></td>
<table id="4iii2"><noscript id="4iii2"></noscript></table>
  • <bdo id="4iii2"></bdo>
    <bdo id="4iii2"><center id="4iii2"></center></bdo>